星星幽幽落下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封上最后的尺素
前方即将凋谢的花束
零散,飘落
最终被时间束缚

目所能及的渴望
仿佛近在眼前的希望
吞噬,沉落
然后不复返远方

想要靠近的未来
还没有说出来的安排
害怕,恐惧
在幻想一片空白

emmmmmm

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多聪明,也没有觉得自己有多笨,但是考完试发现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笨蛋。
理想那么远,而我只走了一点点。
五月天的歌词里有一句:少年回头望,笑我还不快跟上。
以前为了达到自己所想的可以全力以赴,现在却渴望坐享其成。
多么美好啊,可是就这样子下去,我会被自己害死的。沉迷可能的美梦中,在幻想中被现实扼住喉咙,拖下深渊,不复返。
不想被困住就要改变自己。
自我反省都会,能不能做到却在我的身上。身下丑陋的人对我说:
光明会是她胜利的果实。

我却想说:
我想再挣扎一番。


在成功之前,我想看到她彻底被光明灼烧成灰。

【忆】不定期更新

chapter 04上
“我们很早很早以前就认识了,对不对?”Rein的手在Eclipse的脸上,吸收他脸上的血渍。然后放下来再一次握住他的手
Eclipse没有想到Rein会突然问自己这样子的问题。在他面前的Rein,被月光笼罩。眼中带着期待,不是看到自己杀人之后的恐惧。目光坚定期待在他手中的手却微微颤抖,蹙起的眉,没有合上微微张开的嘴,唇色是就像褪了色一样有些泛白。
“为什么,突然这样问?”Eclipse没有正面回答。深色隐在黑色的影子中,看不清真实。
为什么呢?Rein开始后悔自己的鲁莽,只是因为梦中熟悉的眸子和双手,就这样子问他,她知道自己记忆是不完整的,可他没有理由知道。
是她太心急了。
“对不起,是我冲动了。”Rein微笑,“脸上的血渍我帮你擦干净了,你一会儿记得洗一洗。”
Eclipse抽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睡吧。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
Rein点头,钻到自己的毯子里,背对着Eclipse。
宽大的手,手掌中有茧子,抓住的时候痒痒的,摸她的头的时候是温暖的。令人熟悉的触感。
她不懂,究竟是那里出了问题。
思来复去,平时睡眠质量就不高的Rein头一次体会到了失眠。平躺在地上,看到的是深蓝的天空,繁星点点。
在南国的时候跟少可以看到这样子的景色,半夜醒来满脑子都是要不要离开,自己在这里是不是错误的决定。被排挤不是没有感觉,只是不愿意在乎。
“睡不着吗?”Eclipse的声音出现在她的耳畔。
“吵到你了?”Rein问,“是不是我翻腾的声音太大了?”
Eclipse摇头,解释道:“我睡眠浅。”
“那怪不得你能注意到土匪他们靠近。”Rein转头侧身,看着Eclipse。
Eclipse笑,从一旁的草地上折下一根狗尾巴草,拿在手中把玩:“他用刀抵住你的喉咙你不害怕吗?”
“我当时还是懵的。到你和那个老大开始打架的时候才清醒过来。”
“那他们骂你……你”Eclipse欲言又止。
“其实都习惯了,在南国的时候,骂得比这难听。如果不是Fine一直在那里,我应该会更早离开南国。”Rein说,“其实你也不是Fine委托来照顾我的吧。”
Eclipse玩草的手一顿,看着Rein点头:“被你发现了。”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呢?”Rein好奇地问道。
Eclipse眼神示意她身后的睡觉龙:“因为Lily最开始要啃了你的行李,它又想吃了你。我英雄救美,救了行李,救了你。”
Rein忍俊不禁,困意涌上来,眼皮开始打架:“骗我呢。”
“又被你发现了。”
Eclipse看着Rein闭上眼,缓缓睡着,扔掉手中的东西,走到她的身边。将刚刚就没有盖好的毯子盖好,犹豫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将手放在她的头上,从头顶顺着头发,慢慢往下。几下之后停到她的脸庞。
“还是和以前一样,晚上一聊天就犯困。”

土匪事件的第三天,Eclipse和Rein在中午的时候找到了一家偏僻的小旅馆。本来准备赶一天的路,思考再三留宿了。
老板是一对夫妇,有些发福的丈夫看到Eclipse和Rein,带着慈祥的微笑问道:“一间双人房?”
“不,两间单人。”Eclipse说。
“啊?”老板面露难色,向媳妇使了了眼色,挑眉动作Rein觉得如果她是瞎子Lily龙才会看不到。
“抱歉啊,我们只剩一间双人房了。”老板娘眨眼,忽闪着自己的大眼睛回答。
“你们那个不知道什么物种的坐骑可以放在我们的马厩里。”老板娘说,“它不咬人吧?”
Eclipse看了眼不知干什么的貌似在追蝴蝶的Lily。
百合龙也就会追个蝴蝶。回答:“不会。”
“哎呀,那就好。”老板娘放心,“那我带你们去房间吧。”
“老婆好助攻!”老板心中默默为自家老婆点了个赞。
看完房间把东西收拾好之后,Eclipse和Rein来到厅堂,准备吃饭。老板娘开到他们的面前笑眯眯地看着两个人,盯着Rein看了一会儿,说:“姑娘你长得真好看,不是南国人吧。”
“嗯,不是。”Rein有些无聊,靠在椅背上玩弄自己的头发。
“我见过很多南国人没有一个像你这样子好看的。”老板娘把菜单递给Eclipse,跟Rein聊起来,“姑娘眼睛这么大,还白。应该是西国的吧。”
Rein放下头发,用皮筋扎了一个高马尾:“阿姨你是那国人呢?”
“我啊,我是东国的。”老板娘回答。
“东国啊,那很好啊,我准备去东国呢。”Rein用余光看到菜单,用手点了点自己想吃的菜,示意Eclipse。
“哈哈哈你和这个小伙子来冒险?”老板娘看了眼Eclipse又看了看Rein,说出自己的猜测。
“差不多吧,”Rein收回手点头回答,“看看世界,看看社会。”
“那……你俩是一对吧!”老板娘有些激动,拿着笔和本子的手上下晃动,眼睛到放着光。
好像一只仓鼠,Rein大量,心中想到。还在思索着怎么样回答比较合适。一旁的Eclipse说话了:“我们决定好点什么了。”

一旁等着听回答的老板表示:这小伙子害羞了
chapter04
点好菜,到一旁的老板娘走之前还不忘对Eclipse使了使眼色,表示自己都懂。
吃完饭,Rein坐在沙发上。把头发放下来,把玩着,思考着要不要把头发剪短。
“Eclipse,我要不要把头发剪短些。”Rein问。
“不需要,现在挺好的。”Eclipse抬头看可以眼她的头发,果断回答。
还没有来得及享受一会儿宁静,旅店的门被推开。一个女孩子进来,圆脸,眼睛很大,头发和Rein一样扎成一个高马尾。
扑到正在收拾的老板娘身上。
“妈妈我回来了!”小姑娘开心地说道。
老板娘被这一突然的动作吓到了,愣了一下,拍上女孩子的头:“Altezza,回来之前也不告诉我们一声。”
Altezza吐舌笑,注意到还有其他人的存在退后了几步点了点头。
看到了Rein靠在沙发上,沉默着对她点了点头。一旁的Eclipse看到她却明显皱起了眉头,他站起身,准备向她走去。
Altezza已经跑过去,抱住了Rein。
“谢天谢地,我就知道你没有死。我就知道。”
Rein一头雾水,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孩子抱着自己,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
Altezza继续说:“我知道,您现在不能被人认出来。您还活着就很好了,还好有Eclipse骑士保护着您,太好了,还可以再次看到您。

“那个……请问你是?”Rein还是说道。
“我是Altezza啊!您以前救过我,我还给您放过婢女。”Altezza情绪很激动,松开Rein说道,“您是Rein,Eclipse是您的骑士,您曾经送过他一直飞翼龙,黑色的,被Fine起名为Lily。”
Rein不知所措,下意识地后退了一点点,说:“我是Rein,但是没有骑士,我知道一只飞翼龙,叫Lily,可是我对你没有印象。”
听到Rein这样子说,Altezza满脸写着不相信,
看了眼一旁皱着眉的Eclipse,突然明白了。尴尬地挠了挠头,充满歉意地说道:“抱歉,是我认错人了。”
Rein点头。
不是她不认识Altezza,她只是忘记了。她知道。
Rein头绪很乱,点了点头,对Eclipse表示自己要回房间就走了。
Altezza看到Rein走上楼梯,直到看不到身影,才问道:“她为什么失忆了?”
“那场大火,把所有关于我的记忆都烧没了。”
“我刚刚是不是……不应该”Altezza开始紧张,Rein的记忆还没有恢复,她就这样刺激她,如果那次大火反噬影响到她该怎么办。
“别多想了。”Eclipse看着楼梯口,叹了口气。

Rein第一次在中午做梦。
不再是模糊的长相,一样熟悉的脸就在她的前方。骨节分明的手摸上她的脸,深色的瞳孔,深紫色的碎发。
她喜欢的低沉的嗓音一遍又一遍地叫着她的名字,温柔而缠绵。
她就站在原地,看着他。
“我认识你对不对,”Rein抓住他的手,“很早很早以前就认识了。”
“是啊。”那个人说。
……
Rein醒来时发现自己哭了。Eclipse坐在一旁,递给她一张纸。
这是她第一次,还记得梦里的内容。
梦里的人就在她的眼前。她不会认错,她很确定。
“我们很早就认识对不对?”Rein看着Eclipse,再一次说出那天晚上问她的话。
“Rein……”Eclipse犹豫着开口。她的眼神和那天完全不一样了。这不是在询问他,是在告诉他。
“你答应过会来找我对不对?”Rein的声音有些沙哑,“然后你来了。”
Eclipse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夕阳落在她的身上,她红着眼眶,哽咽着的声音,糯软的声音说:“Eclipse。”
Eclipse又拿出一张纸,为她擦掉眼泪。
“是啊,我来找你了,Rein。”

愿平安顺遂,喜乐无忧。

忆【月莲】

chapter 03下
看到Rein锁骨上鲜红的液体,Eclipse眉头皱得更紧,手已经摸上腰间的鞭子,正在考虑怎么样叫醒睡在一旁的Lily。
Eclipse还没有来得及动作,钳制住Rein的土匪先一步开口:“不要想着搞什么小动作。把手放到头上,你手里如果有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我手下这个小美人头就该流泪了。”
Eclipse缓缓地将手放到头上,观察附近土匪的分布,不下10人,只要可以把Rein从那个人手中夺回来,就可以赢。
Rein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把手放在那人的手臂上,轻轻向后一靠。土匪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紧接着就被一个水牢囚禁住头,突如其来的缺氧,令他丢下刀子,用手不停的拨弄水球。
Eclipse趁着这个时间,掏出鞭子来到Rein的身旁,搂住她顺便给一旁的Lily一个暴击。
昏昏沉沉,Lily醒来了。
“这是女巫!!!万恶的女巫!”传来的声音,“这臭娘们儿是女巫,真他妈恶心。”
“恶心?”Eclipse挥起鞭子把那个叫嚷着的人绑到他们面前,捏住他的脸,“再用你这张嘴说出刚刚的字眼试试。”
低沉的嗓音没有一丝抑扬顿挫,平铺直叙却令那个人腿开始发抖。这个人太恐怖了,明明没有任何发怒的迹象,给人的压迫感却那么强烈,不是他想抖动,而是身体的自然反应。
遇到比自己强太多人的战栗。
“怎么,听不懂?”Eclipse再次开口,“要我再说一次?”
说不出来话,被气场压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被抓住的人只能使劲摇了摇头。Eclipse看了他一眼,用脚蹬开。
周围的土匪根本不敢动弹,打劫的人多了什么样的人也都见过,但是Eclipse这种人绝对是遇到第一次就不想遇见第二次。
这种人惹不起。
也是打劫过许多人的团伙为首的老大出来了,扛着一把刀,左半边脸有一道疤痕,从额头一直到右耳朵。
老大出来,冲着Eclipse把刀一挥直指他的鼻尖:“能耐挺大啊。这样,大家彼此退一步。你留下钱,然后滚蛋,我们不伤害你和那骚情小女巫。”
Eclipse看到Rein迷茫地盯着他,Lily虽然还没有完全清醒,可是这个状态保护她还是可以的。
没有回避,Eclipse向土匪老大走去,手握住刀背,使劲向下一按,因为毫无准备老大的手跟着跟着一歪。Eclipse用鞭子绑住他的手腕,一甩,刀虽然没有脱离手腕可是身体跟着带偏一段距离。Eclipse一收,那人就来到了他的面前,松开鞭子,在小腹就是一脚。
老大仰躺在地上,肚子上是Eclipse的脚,手腕被拉直,手掌充血,刀还在手上。Eclipse抽走他那在手上的刀。
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滚。”
原本拿刀的手动不了,另一只手想要反击的时候,Eclipse挑眉:“不想要那只手了?”
刀跟着就落下,插进他脸庞的泥土里。
“听不懂?我让你,滚。”
“你知道我们老大是谁吗?”
“你知道我是谁吗?”
“Bright老大是不会放过你的!”
Eclipse笑了,刀缓缓划过泥土,逼近那人的脖颈,在触及到脖子上的肌肤是停下来。
“Rein,别看。”他的声音没有刚才震慑土匪时冷淡,相反,是温柔的,那应该是她第一次听到,不对,不是第一次。总之,很熟悉,很熟悉,那是绝对是她熟悉的,而现在只是忘了,仅此而已。
Rein回答一声好,转头摸上Lily的头,Lily本来就没有醒完全,又感受到温暖的触碰,迷迷糊糊听到Rein的声音。
“乖孩子,睡吧。”
与此同时,希尔度已经提起刀向那人的胸口刺去。
又是那鲜红的液体,溅到他的脸上:“我一直不明白,死人是怎么样告状的。”
把刀留在他胸口,向周围还在震惊中的同伙说道:“把你们的老大带走。”

看着头头被带走,Eclipse才准备向Rein走过去。Rein看着Lily一下又一下得抚摸着它。她又做梦了,梦的内容还是一如既往地记不清,可是却很熟悉,她在很大很大的房间里,在她很大很大的床上躺着,身边是一个熟悉的人。那个人手一下又一下得摸着她的头发,温柔安静。
他的手很大,令她跟安心;他的声音很好听,令她沉醉;他的双瞳很熟悉,那是她最喜欢的。然后清醒过来,看到的就是她最喜欢的双眸,那么平静得看着她,对着她说安静。
“怎么了?”Eclipse看到Rein心不在焉的样子,说道,“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再睡一会儿吧。”
用手揉了揉Rein的头发,发现不太妥当,手虽然擦干净了,不免还有些血渍。
“抱歉。”他收回手。
手在中途被拦住了。
Rein握住那只手,站起身。
火还在烧着,灰色的烟升起。月亮被薄云挡住,只能发出微弱的光。夏天的蝉鸣声,溪水的哗啦声。
Rein的手摸上Eclipse沾上血渍的脸,一步一步慢慢地靠近他。也不知道他有多高,但是Rein必须抬头才能看到他的脸。
Eclipse的握住Rein的手微微收紧。Rein看向他眼睛的深处,轻声说:
“我们很早很早以前就认识,对不对?”

忆【不定期更新】

chapter 03上
果然,再一次被梦惊醒。
Rein张开眼,身边是Lily均匀的呼吸声,身前的火因为燃烧发出噼啪的声音。Eclipse靠在不远处的树干上睡觉。
即使是夏天,夜晚还是凉的渗人,Rein紧了紧身上的毯子。
梦境中的一切还是记不起来,头疼欲裂,疼得下一秒就要疯掉。好像只有将自己蜷缩起来才能好一点。
“不要让他等太久。”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梦境中自己的话。
“嗯?”听到动静醒来的Eclipse,看向缩成一团的Rein发出疑问。
“没什么。”Rein回答,“就是有点冷。”
Eclipse脱下自己的外套,扔给Rein。
“那你呢?”Rein被外套正好盖住头,费力从外套中挣扎出来问道。
Eclipse从一旁自己带的行李中拿出一条薄的小单子披在自己的身上,声音中还带着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沙哑:“睡吧,我在这里。”

早晨第一个醒来的是作息时间良好的Lily,它起身抖抖自己的翅膀,欢快地叫了一声,没有叫醒熟睡的Rein和Eclipse。
甩了甩自己的尾巴,走进森林里:看在本帅今天心情好的份上,早餐本帅给你们带回来。
第二个醒过来的是Eclipse,他在Lily鬼哭狼嚎的时候就醒来,据他多年对这条被叫成小百合的成年雄性龙的了解,如果自己醒的比他早,那早餐肯定就是他负责。
这条缩小版的飞翼龙懒就算了还特别挑食,不合心意就要多跑好几趟伺候他。Eclipse不止一次思考自己带他出门的原因是什么?这个逼装得有些坑自己了。
最后一个醒来的是Rein。醒来的时候Lily已经带回来早上吃的水果,正在嗷嗷地对Eclipse叫。
“嗷嗷嗷(为什么你每次起床都这么晚。)”
“嗷嗷嗷吼(你就不能起来早点给我做顿饭吗?)”
“嗷嗷吼吼嗷嗷(总有一天你会失去我这条英俊龙的。)”
反观被龙吼叫的Eclipse,一脸淡定啃着手里的水果,丝毫不受影响,吃完了还不忘去溪边洗个手,最后洗完手对着跟着他嗷嗷叫的龙用反问的语气“嗯?”了一声。
世界安静了。
多么美好的早晨啊。
Eclipse将手上的水擦干,准备熄灭火的时候。Rein站在火堆前用手触碰。
“小心!!”Eclipse冲上前,拉住Rein。力度之大让Rein连续后退好几步直接坐在地上,见到他深吸几口气,不满的看着Rein,才开口,“女巫小姐你是没见过火所以一定要用手感受它的温度吗?”
Rein懵逼,下意识摇头说:“我是元素女巫,碰到火可以直接吸收的。”
“那你也别碰。”Eclipse拎起刚刚装好水的水桶,将火浇灭。
莫名其妙,Rein起身,拍干净身上的土。

和Eclipse一起赶了一段时间的路,Rein发现他这个人真的很全能。打猎,生火,做饭,守夜,就连天气都可以预报,就是一个全职保姆。怪不得Lily这种刻苦认真的龙种都能被他养成每天都嚎叫的龙。
Rein有时候会想Eclipse是不是把自己当成一个9岁的孩子,不让自己碰水碰火碰危险物品,
也许她缺失的记忆里Eclipse就是自己的保姆吧或者说这个人真的很负责,拿了钱服务态度挺好。
令Eclipse同意让Rein碰水是在一次事故中。为了能早日到达东国,他们选择的路线是穿过森林的东部在经过西国到达东国。
森林里不确定因素居多,土匪强盗的出现也使很多旅人和商人不敢贸然从森林抄近道,当然也有不害怕的人,比如Rein和Eclipse。遇到强盗是在晚上的时候,Eclipse和Rein坐在火堆前聊天,Lily在一旁睡着了。
夜深,Rein聊着聊着人也有些犯困,迷迷糊糊地东倒西歪,下一秒就要睡着了的样子,果不其然,Eclipse正准备问她需要毯子盖着睡觉不,扭头看到要倒下的Rein。赶紧伸出手接住她,叹了口气,把她抱起来,走到Lily旁边,用把脚它踹醒,被吵醒的Lily不满准备冲着他嗷嗷叫几声,看到他怀里已经睡着的Rein,几声嗷嗷成了一声带着妈妈宠爱的呜声。Lily拍的拍翅膀示意把Rein放在它旁边。
Eclipse看懂傲娇龙的示意,说:“你往旁边移,地儿暖热了给她。”
“嗷嗷 哦哦嗷嗷(欺龙太甚,我跟她睡,给她温暖)”
“你几天没洗澡了?”Eclipse挑眉反问。
傲娇龙表示屈服。不情愿的挪开自己的地儿。
Eclipse满意地把Rein放下,将夹在肘中间的毯子给她盖上。
“晚安,莲音。”他说。
Eclipse起身之后还不忘给Lily一个警告的眼神。
后半夜总是安静的,一切细微的声音都会无限放大,草丛中脚步声越来越重。等到Eclipse注意到他们的靠近时,已经来不及叫醒熟睡中的Rein。他很清楚,一旦他发出声音,距离他们不到5米的人就会冲上来。
手已经摸上腰间的鞭子,再近一点,近一点,只要在攻击范围内,一切都好办了。
Rein这个时候却被噩梦惊醒了,她坐起来,看到Eclipse警惕地看向身后,余光看到她,食指抵在唇边,“嘘……”
“嗯?”只是一个简单的反问语气,一个刀子就已经架在他的的脖子上。身后的土匪,贴在Rein的身后,呼气在她的耳边:“别动。”
看到Eclipse皱起的眉头,手微微使劲,Rein白净的脖子上被划出一道不浅的痕迹,热热的液体沿着脖子流下,流到Rein的锁骨上。
她下意识的摸上锁骨。熟悉的触感,粘稠的感觉——是血。

库存就到这里了,下回更新可能就比较晚了,还没有想好怎么写,日常卡文

忆【不定期更新】

chapter 02下
听到女巫这个称谓,Rein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把自己的手从那个人手中抽离,看到自己的包裹在那个人手中,不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看到Rein明显的敌意,那人拎起她的包裹。带着笑:“想要吗?”
Rein点头,里面装了很多重要的东西,不是他拿到了,她也会有再次回去拿。Rein看着他:“你有什么条件?”
“条件?那就让我送你到你想去的地方吧。”他开口说道。向前走了一步。
Rein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企图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什么端倪。并没有,都说一个人眼睛是不会骗人的,Rein深信这一点,所以在Fine和她说话的时候都是看着她的眼睛。而这个人在她的猜测中是来抓她的,可是他也没有撒谎。看不懂的人。
“这个条件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Rein接过自己的包裹,说,“你可以提更高的要求。”
他笑,没有正面回答的Rein的话:“我是Fine小姐委托来照顾你。”
Rein半信半疑,但还是伸出手说:“你好,我是Rein。”
“Eclipse。”Eclipse回握住她的手。
Eclipse看着Rein弯腰从行李中拿出一双鞋子,白皙的脚踝上有青色的英语纹身:RE.
他收回视线将身上的斗篷披在穿好鞋子的Rein的身上,“准备去哪个国家?”
Rein说了声谢谢穿好斗篷,斗篷有些长,拖到地上。浓郁的花香让Rein一直紧绷的神经得到稍微缓解,她想了想试探着回答道:“西国。”
“不可以,西国对你来说太危险了。”他立刻反驳,“重新选一个,好不好?”
Rein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点了点头。
“东国吧。”
Eclipse说好,走上前将对于Rein来说过于大的斗篷稍微整理整理,叫来被冷落半天的Lily对Rein说:“斗篷太大了,你坐到Lily身上吧。”然后抬手示意Lily蹲下,让Rein坐上去。
“不用了。”Rein站在一边,将包裹放在Lily身上用手抚摸这条正在向她撒娇的龙,说道。
“你的脚受伤了。”Eclipse说,“还是说你想让我抱着你?”
Rein漂亮的眸子看了他一眼,骑上龙,将帽子带上缓缓说道:“你可以抱着Lily。”

从南国出发到东国并不是一段容易路程。大陆上最强大的西国占地辽阔,而东国的必经之路上,就有西国的领域。
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路程,夜晚的到来,才使他们停下脚步。Eclipse点燃枯木枝,将一路上从森林中采摘的果子递给Rein。同时将烤好的第一只鱼送到Lily的嘴边。
“这个真的可以吃吗?”Rein对手上这个红红绿绿的果子安全性表示怀疑。
Eclipse看着她笑了笑:“可以吃的,你肯定会喜欢的。”
走到她身边将烤好的鱼给她,拿走果子:“不然你先吃鱼?这个饭后吃。”
Rein点头,接过。Eclipse咬下一口果子,叼在嘴上,继续烤鱼。不忘叮嘱一句:“小心烫着。”
Lily趴在Rein的旁边,用自己的脑袋蹭着Rein。她忍俊不禁,手摸上Lily的脑袋,没有想象中的硌手反而有些舒服。如果自己有条龙那该多拉风啊她想到。
“好孩子,真乖。”Rein对Lily说。
“Eclipse,为什么要给他叫Lily?”看着这条英俊威武的却被强行缩小的龙,Rein问到。
Eclipse回头,看到自家龙不要脸地趴在小姑娘的身旁一脸享受地接受着小姑娘的抚摸。叹了一口气。
“不是我起的名字。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就叫这个名字了。”
“那他的原主人很厉害啊。”Rein说。
“不厉害。”Eclipse又烤好一条鱼,喂到龙的嘴里。看向Rein,有些自嘲地说道:“她很傻。”
Rein轻轻嗯了一声,将目光收回,转移到Lily身上没有继续说话。
拿起他刚刚给她的果子,咬下一口。
她果然很喜欢这个味道。

以防有野兽靠近,Eclipse没有熄灭火,靠在树干上。Rein枕在Lily身上。慢慢沉入梦乡。
又是中心湖,古树。Rein站在湖的中央。只有在梦中才能回想起的记忆涌上,每个梦中都会出现的人再次出现,她主动走上前,想要看清他的面容。还是那双好看的眸子,其他明明那么清楚,却又那么模糊。
手摸上他的脸,碎头发触碰到她的手。他握住她的手,放到唇边亲吻。另一个手扶住她的腰将她拉近,花香,她最爱的味道。
“你一定是我很重要的人。”Rein说,扑进他的怀中,贪婪地闻着它身上的味道,“一定很重要,很重要。所以每天你都出现在我的梦中。可是我每天醒来就再也想不起来你了。我应该怎么样才能找到你啊?”
“你不用来找我。”他用力回抱住Rein,略为沙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我会找到你的,不管你在哪里。”
来不及多享受这令人沉醉的怀抱,Rein突然下坠,掉落湖中。越来越深,越来越深,她死死盯着湖面上的人,看着他用力砸向湖面拍起水花。
她好像好像游上去,却动弹不得。
然后看到另一个自己在自己的上方,眼神带着悲伤,握住她的手,流下眼泪。
不要让他等太久。
她说。

忆【不定期更新】

chapter 02
Rein来到自己的住处附近的树林里,破旧的屋子周围被愤怒的人围住根本进不去。
预谋好的,庆典是一个庆典,一个为她准备的庆典。不管她参不参加都会被送上最后的舞台,因为颜色产生的不公平对待。
看来行李没有办法拿了,Rein想着。害怕别人看到她,毕竟斗篷被收走,刚刚逃得急也没有拿回来,自己现在一身看着就凉快可以降温的打扮,还是别去了凑热闹了。
Rein从树林一旁距离他们遥远的小路潜入森林中。
正值夏日,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打在路上,光斑落在Rein的身上,纤细地可以看到她面颊上呼吸的鼻子,过度运动泛红的脸蛋,微张的嘴巴轻轻呼吸着。

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Rein终于快走到小路的尽头,想着这里应该不会被追上来了,准备在前面一点点的地方稍微休息休息。看到了一个人。
可能是来抓她的人。
就在路的尽头,牵着绳子,看不清身后动物的物种,但是Rein可以肯定,那不是马。害怕是来抓自己的人,她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侧身躲进一边的树林中。却看到了他手里拿着的是自己的早早就收拾好的行李。
仔细看了看穿着打扮,不是南国的衣服,是西国的。
西国对女巫最为排斥的国家,南国的火焰对Rein没有用,可是西国所用的火,会烧死她。南国下了大手笔想要除掉她啊。
她没有用向前走,虽然会绕一些远路,但是这条道是不安全的了。
Rein打定主意,还没有来得及移动。那人身后的动物冲着她叫了一声。然后扑向她,没有任何缓冲,她被扑倒了。一个元素女巫被一个坐骑扑倒了。Rein长这么大头一次感受到一种羞耻感,好丢脸啊。
这个时候她才看清这个不明生物的物种。西国人就是有钱啊,连坐骑都是稀有物种。Rein看着身上的龙,应该是一只成年龙,翅膀各方面已经发育完全了。黑色的身体,金色的眼睛,飞翼龙。这应该在龙类都是一个帅气的男孩子。如果他不舔着她的脸,一副求表扬求抱抱的神情的话,应该在Rein的心中会更加加分的。
Rein伸手抚摸龙的脖子说:“乖孩子,起来。”
适得其反说的就是Rein,那只龙非但没有起来反而更加用力地蹭Rein的脖颈,刚刚被绳子绑住摩擦的地方更加疼了。Rein正在考虑需不需要用魔法强行秀一波操作,让这个粘她的龙离她远一点的时候。
低沉的声音响起来:“Lily,起来。”
那只龙似乎不满,更加使劲地蹭了蹭Rein然后离开了她。
Rein吃痛地摸上自己的脖子,看向龙的主人:灰色的斗篷下是深蓝色的衣服。五官端正,肤色偏黑,深紫色的头发,刘海在眉毛附近,短头发刚好在耳朵上方,左耳上戴着一个绿色的耳钉,深色的眸子看着她,向她伸出手。
Rein握住向她伸来的双手,站起来。好闻的郁金香味扑面而来。
龙的主人缓缓说道:“抱歉,女巫小姐,我的龙Lily刚刚可能把你当成食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