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幽幽落下

懒癌专业户,更新缓慢。

【全职/全员/主喻黄】全职幼稚园

3岁的黄少天小朋友来到幼儿园第一天认了一个老大,名字叫魏琛。

5岁半的魏琛老大哥,看到蓝雨小班里来了一个白白净净头发微卷眼睛大大虎牙藏不住的小男孩。看着他腼腆得笑着。

心想这应该是个好欺负的。

带着来自大班的大小朋友的骄傲,魏琛大小朋友用水梳理了下自己的头发,向黄少天走进。

走到黄少天的跟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还有没有说出,你挡住我了,厕所在你身后。我们的黄少天小朋友就抱住他的大腿

“大哥!!!”

这和剧情发展不一样啊!?

“嗯!!?”魏琛愣住。

“你当我大哥吧!”黄少天说,“一看你就是蓝雨班最老的,呸,最帅的。我这么可爱头发这么卷眼睛这么大虎牙还可爱。会唱歌会跳舞会讲笑话,午餐可以帮你吃你不爱吃的菜,除了秋葵啊,那个我最讨厌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难吃的菜。老大我到时候把秋葵给你好不好??老大?嗯嗯嗯?”

腼腆竟然是错觉!魏琛心有点痛,自己在幼稚园横行霸道了2年半,活了5年半,从来没有看错过人,这回竟然看错了!

心疼之余的魏琛还是感慨,这小子,战斗力感觉还不错,多嘚吧嘚吧嘴,说不定可以把隔壁嘉世那个叶秋给嘚吧赢。

带着父亲的慈祥,魏琛摸了摸黄少天的头:“我当你大哥。”

他大概是忘记了自己只是想要上厕所初衷了。这段对话被不爱吃秋葵的黄少天小朋友提前了。

那天,魏琛小朋友差点尿裤子。

过了几天,蓝雨班的小朋友就全部到齐了,虽然一大部分都是魏琛和黄少天不知道从那里拉过来的,但是小朋友也是到齐了,于是就开始了培训。

“首先啊!我们从石头剪刀布开始练习!”魏琛站在自制的小台子上,皱着自己的小眉毛,严肃地说道。

“好的老大威武!”来自小迷弟黄少天的打call。

“黄少天你闭嘴。”

被捂住嘴的黄少天小朋友,点头。

“要在运动会上赢了隔壁班的微草,嘉世,霸图班就一定要夺取先机!猜拳就是跟重要的一项。”

魏琛小朋友言简意赅地交代了猜拳的重要性,就开始让大家自己摸索摸索,开始猜拳猜拳。

黄少天果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边猜拳边说话,对手小朋友崩溃弃权了。

来自大哥的责任感,他冲到前线,要求每一个小朋友都和他来一把。

“记住了啊,猜拳最主要的就是快狠准!”魏琛小朋友说。

一边的小朋友点着自己的小脑袋,表示清楚。心中感慨老大果然是老大,从第一个到现在都还没有输!老大好厉害啊!

黄少天小朋友如果不是被其他小朋友捂住嘴怕是要上
天。

魏琛得意洋洋,接受着来自小朋友的夸耀,让着赞美来得更猛烈些吧!让我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下一秒,魏琛小朋友就掉下海了。

一个比黄少天还要白净,还要可爱的小男孩出现了他的视线里。

“你是,谁?”魏琛颤抖着手,捂住自己的胸口,皱着眉,问。

小男孩微笑,带着些羞涩,摸了摸自己的有些长的头发:“我是喻文州。蓝雨小班的。”

【忆】不定期更新

chapter 05下
叛乱的人最后被关在地下监狱永久监禁。
Rein小公主因为这件事情变得有些忧心忡忡,每天跟在Eclipse小骑士的身后。
Eclipse小骑士哭笑不得,角色互换互换地让他有些不太适应。
他练剑,她在旁边坐着不知道捣鼓什么;他练习鞭子,她在旁边坐着不知道捣鼓什么;他跟在她后面,她在前面走着不知道捣鼓什么。
看着小公主不知捣鼓什么的第三天,Eclipse终于问了出来:“你到底在搞什么?”
Rein小公子考虑了好久,低着头踢开脚下的石子,拉住Eclipse的衣服,说:“告诉你一个秘密。不能打小报告的秘密。”
“什么?”Eclipse吃惊,自家小公主什么时候成这种角色了?文文弱弱地下一秒就会跌倒在地上。他是不是那天被踹了一脚被踹出幻觉了。
带着不可思议,Eclipse点头。Rein踮起脚尖趴在他的耳边说:“其实我是女巫。”
Eclipse当然没有相信。在西国,女巫是禁忌般的存在,一旦发现,立刻被处决。
就当自己的小公主开了一个玩笑,Eclipse只是伸出手揉了揉Rein的头发,最近小公主内心比较脆弱不相信这种话还是憋回去吧。
“我知道了。”

14岁那年,Rein的生日前几个月收到了一个蛋。
Fine开心地把黑色外壳烫金的花纹的蛋送给Rein。两个辫子一翘一翘地,仿佛在跳舞。Rein必须要抱着才能把蛋拿住。
Fine说:“这个是我找了好长时间才找到带回来的。”
Eclipse悄悄问Bright这个蛋的来历。
Bright微笑,说:“你猜。”
“那么大的蛋难道是龙蛋?”Eclipse说。
Bright点头,伸出食指比在嘴上。
龙蛋只有女巫才可以孵出来,这个蛋给了小公主有些暴殄天物啊。Eclipse也点头,心中却暗暗想到。
在Rein生日前2个星期龙孵出来了。Eclipse才明白,Rein在13岁给自己说的秘密是真的。
还不知道自己之前一直被人怀疑的Rein小公主抱着趴在自己怀里的睡觉的龙宝宝,问Eclipse要叫什么名字。
Eclipse想了想,一只皇室的龙还是入乡随俗好,什么Jackson,Esther,Puth这种高大上的名字还是算了,想了一个清新脱俗的名字,说:“Mike.”
“那就叫Mike好了。”Rein小公主点了点头,表示对名字的赞同。
“Fine也不知道那里寻来的龙蛋啊,”Rein小公主一只手顺着龙宝宝鳞片,听着龙宝咕噜咕噜的声音,短小的翅膀抖了抖钻进Rein的怀里。
“听说Bright生日准备给Fine送好多好多向日葵。”Rein干脆直接原地坐下,对Eclipse说道。
Eclipse点头。

就在几个星期后Rein生日当天送了很多很多,
百合花。
Rein小公主看到一屋子白色百合花,当即就把Mike龙的名字改成了Lily。
事后Bright问Eclipse送百合花的意义是什么。Eclipse逗弄着百合龙,有些无奈地开口:“就是觉得,挺好。”
“那你怎么不送公主她喜欢的花?”Bright用同情的眼光看向百合龙。问到。
“总不能次次都让她称心如意,”Eclipse回答,“她可能忘了我是个比较记仇的人。”
Bright没有回答,伸手指弹了下Lily的脑袋。Lily生气,扬起他的尾巴誓要与Bright决斗。Bright好笑着打量着这个百合龙。
突然听到Eclipse的声音:
“郁金花闻太多了,对身体不好。”
原来是个傲娇啊,Bright又弹了一下Lily的脑袋。

【忆】 不定期更新

chapter 05上
Rein从小长了一张乖乖脸却从来不是省事的主儿。
她有一个姐姐,叫做Fine。和她一样也不是省事的。
Fine最大的爱好就是和Rein一起犯事儿:其他小朋友偷偷摸摸吃糖,Fine抢其他小朋友的糖和Rein一起吃;其他小朋友偷偷摸摸穿大人的衣服,Fine就抢回来给Rein穿;其他小朋友偷偷摸摸化妆,Fine教带着Rein给她们示范用口红画眼影。
如果说Fine是明目张胆的,那Rein就是背地里挑事儿的,只要Fine在恶作剧,后面就一定有Rein参与。
当然这种无法无天逍遥自在的日子,在Rein12岁的时候被一个叫Eclipse的小朋友破坏了。
身为西国的公主,Rein和Fine这样子没有礼貌的事情在国王忍了12年之后终于爆发了。也不知道从那里搞来了2个男孩子,一个叫Eclipse一个叫Bright,美名其曰给两个公主当骑士,其实就是两个小报告。
Eclipse来到Rein身边当小报告……哦,不对是骑士的第一天就看清了这个外表文静小公主的内心。
第一天来到小公主身边就踩到香蕉皮的记忆一定很难忘,因为Eclipse小朋友对于这件事情就记到了现在。
被香蕉皮绊倒的Eclipse小朋友一脸懵逼地坐在原地,Rein小公主看到之后好心地跑过去,伸出手:“你还好吧?”
毕竟比Rein要大上2岁,看到恶作剧得逞后毫不掩饰地露出笑容的Rein,Eclipse没有像之前被恶作剧的人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在小公主这么可爱的份上就原谅她。
拍开她的手,站起身狠狠地把Rein推到地上:“不好。”
这回轮到Rein小公主懵逼了,这不是正确剧情发展啊。
“你这么推我,不害怕我去告状吗?”Rein小公主不愧是幕后指导Fine小公主做坏事的人,没有哭喊叫嚷着自己裙子脏了,或者小屁股疼,手手需要呼呼。而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直面眼前的敌人。
Eclipse能被国王任用也是有他的特点。毕竟是14岁铁血铮铮的小男子汉,看着Rein,说:“我就是派过来给国王告你的状的。”
“你是骑士怎么可以告状呢?你告状太low了。”Rein小公主吃惊,小手指着Eclipse小骑士不可思议地说道。
“说得好像你告状不low一样。”Eclipse顺势拉起Rein,将原话返还给她。
“那大家一起low好了,”Rein拍干净自己小屁股后面的灰,会Eclipse说,“一起去告状要不要。”
“不要,要low自己low别带着我。”Eclipse小骑士摇头。
这样子怼她的人Rein也是第一次见。
莫名其妙,两个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一旁服侍的侍女表示,这个可能是同类相吸。都不是好惹的主儿。

如果说12岁的Rein想尽办法要整Eclipse,那在13岁的时候就是想尽办法讨好Eclipse。
王国里并不是什么都安全的,Rein和Fine尤其危险,想要夺权的人太多了。她们受到各种各样的威胁。
Rein和Fine在13岁生日的时候,穿着黑色衣服带着黑色面具的黑衣人就闯进来了。用Fine的话来说,面部狰狞形容他们都是在表扬他们。
一片慌乱中,一个黑衣人抓住了Rein,刀架在她的脖子上,下一秒就要划破她的喉咙。从来没有受到这样待遇的Rein不知所措,看着黑衣人想着怎么样才能受到最小的伤害。
Eclipse是第一个发现Rein被抓走的人,抽出鞭子绑住那个人的刀,甩到一边立马冲到Rein的身边抱住她。
没有得逞的人,直接一脚踢到Eclipse的背,捡起刀准备刺向两人的时候,士兵终于到来,制服了他们。
刚刚被挟持差点丢命都没有哭的Rein小公主看到Eclipse身后一个大脚印一下子就哭了出声。
“你怎么那么笨。”Rein哭着,趴在Eclipse的怀里。
Eclipse也是头一次遇到救了人还被人数落,感觉到胸口一片湿润,突然就明白了。叹了口气用手摸上Rein小公主的脑袋:“乖乖啊,别哭了。”
Rein摇头,闷声闷气地说道:“你疼不疼?”
Eclipse知道了,这小公主一时半会儿都会闹着脾气,得顺毛:“没有你第一次给我的香蕉皮疼。”
“那不一样。香蕉皮是我给你的疼,你必须得记着,这个是别人给的,你不能记着。”Rein说,“我是好人,他们是坏人。”
“是是是,我们Rein小公主最好了。”Eclipse有些好笑,但还是摸着她的头,慢慢说着。
“以后,不能这么弱了。”Rein又在Eclipse怀里趴了好一会儿才低低得说道。
Eclipse嗯了一声,继续顺毛。
“不要受伤了。”Rein终于平复好心情,说道。
那种认真的眼神是Eclipse第一次见到,Eclipse点头,执起刚刚满13岁的小公主的手,落在来自骑士忠诚的一吻。
“好的。”小公主的小骑士说道。

我想
24岁养一只猫
25岁养一只狗
安安静静
30多岁开一家咖啡馆
和你
和我
和二十三
然后享受生活

【忆】04下 不定期更新

chapter04下
点好菜,到一旁的老板娘走之前还不忘对Eclipse使了使眼色,表示自己都懂。
吃完饭,Rein坐在沙发上。把头发放下来,把玩着,思考着要不要把头发剪短。
“Eclipse,我要不要把头发剪短些。”Rein问。
“不需要,现在挺好的。”Eclipse抬头看可以眼她的头发,果断回答。
还没有来得及享受一会儿宁静,旅店的门被推开。一个女孩子进来,圆脸,眼睛很大,头发和Rein一样扎成一个高马尾。
扑到正在收拾的老板娘身上。
“妈妈我回来了!”小姑娘开心地说道。
老板娘被这一突然的动作吓到了,愣了一下,拍上女孩子的头:“Altezza,回来之前也不告诉我们一声。”
Altezza吐舌笑,注意到还有其他人的存在退后了几步点了点头。
看到了Rein靠在沙发上,沉默着对她点了点头。一旁的Eclipse看到她却明显皱起了眉头,他站起身,准备向她走去。
Altezza已经跑过去,抱住了Rein。
“谢天谢地,我就知道你没有死。我就知道。”
Rein一头雾水,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孩子抱着自己,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
Altezza继续说:“我知道,您现在不能被人认出来。您还活着就很好了,还好有Eclipse骑士保护着您,太好了,还可以再次看到您。

“那个……请问你是?”Rein还是说道。
“我是Altezza啊!您以前救过我,我还给您放过婢女。”Altezza情绪很激动,松开Rein说道,“您是Rein,Eclipse是您的骑士,您曾经送过他一直飞翼龙,黑色的,被Fine起名为Lily。”
Rein不知所措,下意识地后退了一点点,说:“我是Rein,但是没有骑士,我知道一只飞翼龙,叫Lily,可是我对你没有印象。”
听到Rein这样子说,Altezza满脸写着不相信,
看了眼一旁皱着眉的Eclipse,突然明白了。尴尬地挠了挠头,充满歉意地说道:“抱歉,是我认错人了。”
Rein点头。
不是她不认识Altezza,她只是忘记了。她知道。
Rein头绪很乱,点了点头,对Eclipse表示自己要回房间就走了。
Altezza看到Rein走上楼梯,直到看不到身影,才问道:“她为什么失忆了?”
“那场大火,把所有关于我的记忆都烧没了。”
“我刚刚是不是……不应该”Altezza开始紧张,Rein的记忆还没有恢复,她就这样刺激她,如果那次大火反噬影响到她该怎么办。
“别多想了。”Eclipse看着楼梯口,叹了口气。

Rein第一次在中午做梦。
不再是模糊的长相,一样熟悉的脸就在她的前方。骨节分明的手摸上她的脸,深色的瞳孔,深紫色的碎发。
她喜欢的低沉的嗓音一遍又一遍地叫着她的名字,温柔而缠绵。
她就站在原地,看着他。
“我认识你对不对,”Rein抓住他的手,“很早很早以前就认识了。”
“是啊。”那个人说。
……
Rein醒来时发现自己哭了。Eclipse坐在一旁,递给她一张纸。
这是她第一次,还记得梦里的内容。
梦里的人就在她的眼前。她不会认错,她很确定。
“我们很早就认识对不对?”Rein看着Eclipse,再一次说出那天晚上问她的话。
“Rein……”Eclipse犹豫着开口。她的眼神和那天完全不一样了。这不是在询问他,是在告诉他。
“你答应过会来找我对不对?”Rein的声音有些沙哑,“然后你来了。”
Eclipse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夕阳落在她的身上,她红着眼眶,哽咽着的声音,糯软的声音说:“Eclipse。”
Eclipse又拿出一张纸,为她擦掉眼泪。
“是啊,我来找你了,Rein。”

感谢每次和每个人相遇

封上最后的尺素
前方即将凋谢的花束
零散,飘落
最终被时间束缚

目所能及的渴望
仿佛近在眼前的希望
吞噬,沉落
然后不复返远方

想要靠近的未来
还没有说出来的安排
害怕,恐惧
在幻想一片空白

emmmmmm

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多聪明,也没有觉得自己有多笨,但是考完试发现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笨蛋。
理想那么远,而我只走了一点点。
五月天的歌词里有一句:少年回头望,笑我还不快跟上。
以前为了达到自己所想的可以全力以赴,现在却渴望坐享其成。
多么美好啊,可是就这样子下去,我会被自己害死的。沉迷可能的美梦中,在幻想中被现实扼住喉咙,拖下深渊,不复返。
不想被困住就要改变自己。
自我反省都会,能不能做到却在我的身上。身下丑陋的人对我说:
光明会是她胜利的果实。

我却想说:
我想再挣扎一番。


在成功之前,我想看到她彻底被光明灼烧成灰。

【忆】不定期更新

chapter 04上
“我们很早很早以前就认识了,对不对?”Rein的手在Eclipse的脸上,吸收他脸上的血渍。然后放下来再一次握住他的手
Eclipse没有想到Rein会突然问自己这样子的问题。在他面前的Rein,被月光笼罩。眼中带着期待,不是看到自己杀人之后的恐惧。目光坚定期待在他手中的手却微微颤抖,蹙起的眉,没有合上微微张开的嘴,唇色是就像褪了色一样有些泛白。
“为什么,突然这样问?”Eclipse没有正面回答。深色隐在黑色的影子中,看不清真实。
为什么呢?Rein开始后悔自己的鲁莽,只是因为梦中熟悉的眸子和双手,就这样子问他,她知道自己记忆是不完整的,可他没有理由知道。
是她太心急了。
“对不起,是我冲动了。”Rein微笑,“脸上的血渍我帮你擦干净了,你一会儿记得洗一洗。”
Eclipse抽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睡吧。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
Rein点头,钻到自己的毯子里,背对着Eclipse。
宽大的手,手掌中有茧子,抓住的时候痒痒的,摸她的头的时候是温暖的。令人熟悉的触感。
她不懂,究竟是那里出了问题。
思来复去,平时睡眠质量就不高的Rein头一次体会到了失眠。平躺在地上,看到的是深蓝的天空,繁星点点。
在南国的时候跟少可以看到这样子的景色,半夜醒来满脑子都是要不要离开,自己在这里是不是错误的决定。被排挤不是没有感觉,只是不愿意在乎。
“睡不着吗?”Eclipse的声音出现在她的耳畔。
“吵到你了?”Rein问,“是不是我翻腾的声音太大了?”
Eclipse摇头,解释道:“我睡眠浅。”
“那怪不得你能注意到土匪他们靠近。”Rein转头侧身,看着Eclipse。
Eclipse笑,从一旁的草地上折下一根狗尾巴草,拿在手中把玩:“他用刀抵住你的喉咙你不害怕吗?”
“我当时还是懵的。到你和那个老大开始打架的时候才清醒过来。”
“那他们骂你……你”Eclipse欲言又止。
“其实都习惯了,在南国的时候,骂得比这难听。如果不是Fine一直在那里,我应该会更早离开南国。”Rein说,“其实你也不是Fine委托来照顾我的吧。”
Eclipse玩草的手一顿,看着Rein点头:“被你发现了。”
“那你为什么要帮我呢?”Rein好奇地问道。
Eclipse眼神示意她身后的睡觉龙:“因为Lily最开始要啃了你的行李,它又想吃了你。我英雄救美,救了行李,救了你。”
Rein忍俊不禁,困意涌上来,眼皮开始打架:“骗我呢。”
“又被你发现了。”
Eclipse看着Rein闭上眼,缓缓睡着,扔掉手中的东西,走到她的身边。将刚刚就没有盖好的毯子盖好,犹豫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将手放在她的头上,从头顶顺着头发,慢慢往下。几下之后停到她的脸庞。
“还是和以前一样,晚上一聊天就犯困。”

土匪事件的第三天,Eclipse和Rein在中午的时候找到了一家偏僻的小旅馆。本来准备赶一天的路,思考再三留宿了。
老板是一对夫妇,有些发福的丈夫看到Eclipse和Rein,带着慈祥的微笑问道:“一间双人房?”
“不,两间单人。”Eclipse说。
“啊?”老板面露难色,向媳妇使了了眼色,挑眉动作Rein觉得如果她是瞎子Lily龙才会看不到。
“抱歉啊,我们只剩一间双人房了。”老板娘眨眼,忽闪着自己的大眼睛回答。
“你们那个不知道什么物种的坐骑可以放在我们的马厩里。”老板娘说,“它不咬人吧?”
Eclipse看了眼不知干什么的貌似在追蝴蝶的Lily。
百合龙也就会追个蝴蝶。回答:“不会。”
“哎呀,那就好。”老板娘放心,“那我带你们去房间吧。”
“老婆好助攻!”老板心中默默为自家老婆点了个赞。
看完房间把东西收拾好之后,Eclipse和Rein来到厅堂,准备吃饭。老板娘开到他们的面前笑眯眯地看着两个人,盯着Rein看了一会儿,说:“姑娘你长得真好看,不是南国人吧。”
“嗯,不是。”Rein有些无聊,靠在椅背上玩弄自己的头发。
“我见过很多南国人没有一个像你这样子好看的。”老板娘把菜单递给Eclipse,跟Rein聊起来,“姑娘眼睛这么大,还白。应该是西国的吧。”
Rein放下头发,用皮筋扎了一个高马尾:“阿姨你是那国人呢?”
“我啊,我是东国的。”老板娘回答。
“东国啊,那很好啊,我准备去东国呢。”Rein用余光看到菜单,用手点了点自己想吃的菜,示意Eclipse。
“哈哈哈你和这个小伙子来冒险?”老板娘看了眼Eclipse又看了看Rein,说出自己的猜测。
“差不多吧,”Rein收回手点头回答,“看看世界,看看社会。”
“那……你俩是一对吧!”老板娘有些激动,拿着笔和本子的手上下晃动,眼睛到放着光。
好像一只仓鼠,Rein大量,心中想到。还在思索着怎么样回答比较合适。一旁的Eclipse说话了:“我们决定好点什么了。”

一旁等着听回答的老板表示:这小伙子害羞了
chapter04
点好菜,到一旁的老板娘走之前还不忘对Eclipse使了使眼色,表示自己都懂。
吃完饭,Rein坐在沙发上。把头发放下来,把玩着,思考着要不要把头发剪短。
“Eclipse,我要不要把头发剪短些。”Rein问。
“不需要,现在挺好的。”Eclipse抬头看可以眼她的头发,果断回答。
还没有来得及享受一会儿宁静,旅店的门被推开。一个女孩子进来,圆脸,眼睛很大,头发和Rein一样扎成一个高马尾。
扑到正在收拾的老板娘身上。
“妈妈我回来了!”小姑娘开心地说道。
老板娘被这一突然的动作吓到了,愣了一下,拍上女孩子的头:“Altezza,回来之前也不告诉我们一声。”
Altezza吐舌笑,注意到还有其他人的存在退后了几步点了点头。
看到了Rein靠在沙发上,沉默着对她点了点头。一旁的Eclipse看到她却明显皱起了眉头,他站起身,准备向她走去。
Altezza已经跑过去,抱住了Rein。
“谢天谢地,我就知道你没有死。我就知道。”
Rein一头雾水,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孩子抱着自己,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
Altezza继续说:“我知道,您现在不能被人认出来。您还活着就很好了,还好有Eclipse骑士保护着您,太好了,还可以再次看到您。

“那个……请问你是?”Rein还是说道。
“我是Altezza啊!您以前救过我,我还给您放过婢女。”Altezza情绪很激动,松开Rein说道,“您是Rein,Eclipse是您的骑士,您曾经送过他一直飞翼龙,黑色的,被Fine起名为Lily。”
Rein不知所措,下意识地后退了一点点,说:“我是Rein,但是没有骑士,我知道一只飞翼龙,叫Lily,可是我对你没有印象。”
听到Rein这样子说,Altezza满脸写着不相信,
看了眼一旁皱着眉的Eclipse,突然明白了。尴尬地挠了挠头,充满歉意地说道:“抱歉,是我认错人了。”
Rein点头。
不是她不认识Altezza,她只是忘记了。她知道。
Rein头绪很乱,点了点头,对Eclipse表示自己要回房间就走了。
Altezza看到Rein走上楼梯,直到看不到身影,才问道:“她为什么失忆了?”
“那场大火,把所有关于我的记忆都烧没了。”
“我刚刚是不是……不应该”Altezza开始紧张,Rein的记忆还没有恢复,她就这样刺激她,如果那次大火反噬影响到她该怎么办。
“别多想了。”Eclipse看着楼梯口,叹了口气。

Rein第一次在中午做梦。
不再是模糊的长相,一样熟悉的脸就在她的前方。骨节分明的手摸上她的脸,深色的瞳孔,深紫色的碎发。
她喜欢的低沉的嗓音一遍又一遍地叫着她的名字,温柔而缠绵。
她就站在原地,看着他。
“我认识你对不对,”Rein抓住他的手,“很早很早以前就认识了。”
“是啊。”那个人说。
……
Rein醒来时发现自己哭了。Eclipse坐在一旁,递给她一张纸。
这是她第一次,还记得梦里的内容。
梦里的人就在她的眼前。她不会认错,她很确定。
“我们很早就认识对不对?”Rein看着Eclipse,再一次说出那天晚上问她的话。
“Rein……”Eclipse犹豫着开口。她的眼神和那天完全不一样了。这不是在询问他,是在告诉他。
“你答应过会来找我对不对?”Rein的声音有些沙哑,“然后你来了。”
Eclipse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夕阳落在她的身上,她红着眼眶,哽咽着的声音,糯软的声音说:“Eclipse。”
Eclipse又拿出一张纸,为她擦掉眼泪。
“是啊,我来找你了,Rein。”

忆【月莲】

chapter 03下
看到Rein锁骨上鲜红的液体,Eclipse眉头皱得更紧,手已经摸上腰间的鞭子,正在考虑怎么样叫醒睡在一旁的Lily。
Eclipse还没有来得及动作,钳制住Rein的土匪先一步开口:“不要想着搞什么小动作。把手放到头上,你手里如果有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我手下这个小美人头就该流泪了。”
Eclipse缓缓地将手放到头上,观察附近土匪的分布,不下10人,只要可以把Rein从那个人手中夺回来,就可以赢。
Rein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把手放在那人的手臂上,轻轻向后一靠。土匪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紧接着就被一个水牢囚禁住头,突如其来的缺氧,令他丢下刀子,用手不停的拨弄水球。
Eclipse趁着这个时间,掏出鞭子来到Rein的身旁,搂住她顺便给一旁的Lily一个暴击。
昏昏沉沉,Lily醒来了。
“这是女巫!!!万恶的女巫!”传来的声音,“这臭娘们儿是女巫,真他妈恶心。”
“恶心?”Eclipse挥起鞭子把那个叫嚷着的人绑到他们面前,捏住他的脸,“再用你这张嘴说出刚刚的字眼试试。”
低沉的嗓音没有一丝抑扬顿挫,平铺直叙却令那个人腿开始发抖。这个人太恐怖了,明明没有任何发怒的迹象,给人的压迫感却那么强烈,不是他想抖动,而是身体的自然反应。
遇到比自己强太多人的战栗。
“怎么,听不懂?”Eclipse再次开口,“要我再说一次?”
说不出来话,被气场压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被抓住的人只能使劲摇了摇头。Eclipse看了他一眼,用脚蹬开。
周围的土匪根本不敢动弹,打劫的人多了什么样的人也都见过,但是Eclipse这种人绝对是遇到第一次就不想遇见第二次。
这种人惹不起。
也是打劫过许多人的团伙为首的老大出来了,扛着一把刀,左半边脸有一道疤痕,从额头一直到右耳朵。
老大出来,冲着Eclipse把刀一挥直指他的鼻尖:“能耐挺大啊。这样,大家彼此退一步。你留下钱,然后滚蛋,我们不伤害你和那骚情小女巫。”
Eclipse看到Rein迷茫地盯着他,Lily虽然还没有完全清醒,可是这个状态保护她还是可以的。
没有回避,Eclipse向土匪老大走去,手握住刀背,使劲向下一按,因为毫无准备老大的手跟着跟着一歪。Eclipse用鞭子绑住他的手腕,一甩,刀虽然没有脱离手腕可是身体跟着带偏一段距离。Eclipse一收,那人就来到了他的面前,松开鞭子,在小腹就是一脚。
老大仰躺在地上,肚子上是Eclipse的脚,手腕被拉直,手掌充血,刀还在手上。Eclipse抽走他那在手上的刀。
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滚。”
原本拿刀的手动不了,另一只手想要反击的时候,Eclipse挑眉:“不想要那只手了?”
刀跟着就落下,插进他脸庞的泥土里。
“听不懂?我让你,滚。”
“你知道我们老大是谁吗?”
“你知道我是谁吗?”
“Bright老大是不会放过你的!”
Eclipse笑了,刀缓缓划过泥土,逼近那人的脖颈,在触及到脖子上的肌肤是停下来。
“Rein,别看。”他的声音没有刚才震慑土匪时冷淡,相反,是温柔的,那应该是她第一次听到,不对,不是第一次。总之,很熟悉,很熟悉,那是绝对是她熟悉的,而现在只是忘了,仅此而已。
Rein回答一声好,转头摸上Lily的头,Lily本来就没有醒完全,又感受到温暖的触碰,迷迷糊糊听到Rein的声音。
“乖孩子,睡吧。”
与此同时,希尔度已经提起刀向那人的胸口刺去。
又是那鲜红的液体,溅到他的脸上:“我一直不明白,死人是怎么样告状的。”
把刀留在他胸口,向周围还在震惊中的同伙说道:“把你们的老大带走。”

看着头头被带走,Eclipse才准备向Rein走过去。Rein看着Lily一下又一下得抚摸着它。她又做梦了,梦的内容还是一如既往地记不清,可是却很熟悉,她在很大很大的房间里,在她很大很大的床上躺着,身边是一个熟悉的人。那个人手一下又一下得摸着她的头发,温柔安静。
他的手很大,令她跟安心;他的声音很好听,令她沉醉;他的双瞳很熟悉,那是她最喜欢的。然后清醒过来,看到的就是她最喜欢的双眸,那么平静得看着她,对着她说安静。
“怎么了?”Eclipse看到Rein心不在焉的样子,说道,“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再睡一会儿吧。”
用手揉了揉Rein的头发,发现不太妥当,手虽然擦干净了,不免还有些血渍。
“抱歉。”他收回手。
手在中途被拦住了。
Rein握住那只手,站起身。
火还在烧着,灰色的烟升起。月亮被薄云挡住,只能发出微弱的光。夏天的蝉鸣声,溪水的哗啦声。
Rein的手摸上Eclipse沾上血渍的脸,一步一步慢慢地靠近他。也不知道他有多高,但是Rein必须抬头才能看到他的脸。
Eclipse的握住Rein的手微微收紧。Rein看向他眼睛的深处,轻声说:
“我们很早很早以前就认识,对不对?”